Follow

我对女权的支持仅限权利和义务对等,愿意承担多少就有权要求多少,本来就应该和性别无关的东西。然而要命的是,社会主流观点灌输下的自由选择并不自由,没法定义何为“愿意”。

别想了,这问题要能有答案,黑人历史遗留问题都直接解决了。

世界属于三体。

我还是继续推我的黄油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Fairground

fairground.moe is one server in the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