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starring (mostly) means bookmark
boosting doesn't have to be agreeing

remember the human

Pinned toot
ghost boosted

最悲哀的是,你会发现中共甚至不是防疫做得最差的政府:在经济与公共健康发生冲突时,大部分政府会选择保经济。人类从历史中唯一吸取的教训就是人类不会吸取教训,这句话在相当程度上是成立的。

ghost boosted
ghost boosted
ghost boosted
ghost boosted

之前說到,不能自己不需要的行為,就一刀切禁止,讓需要那種行為的人支付成本達到自己的要求才允許一點點。因為自己不需要、骨子裡想禁止的東西,這個提的要求可以無限嚴苛、直到成本沒人能支付得起,所以這是個走不通的協商機制。人們用這個機制的時候總是默認覺得自己的訴求是正當的,不會被禁止,所以不覺得這個機制有任何問題。我當時就提出,養寵物的人給不養寵物的人帶來了風險,不養的人能不能這樣先一刀切,再提出高得滿足不了的要求呢。尤其是中國的寵物防疫和選種、訓練確實和發達國家,尤其是德國有巨大差異,別人提出一個達到既有國家水平的要求也不能算特別過分。當時很多人對此不以為意,覺得養寵物那是非常正當的,不會有人反對。要知道如果自己心目中的正當,永遠凌駕於別人的行為之上,這個社會就只存在聖戰,不存在協商了。現實是我給出這個爭論後不到幾天,就看到了各地寵物滅活的新聞。只不過我從小看到這樣的新聞,想的總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而另一些人想的是『我代表正義,我反對的行為屬於邪惡』。那終究是根本不同的道德情操。

ghost boosted

The new `tootctl media remove-orphan` has finished:

> Removed 2585409 orphans (approx. 430 GB)

ghost boosted

RT
“由于疫情爆发各大中小学校纷纷开展网络授课,但是问题接踵而来,政治老师讲政治被封号,历史老师讲历史被关闭直播,生物老师讲非常正常的青春期性常识,结果生殖器不让说,睾丸不让说,乳房不让说。

请问,到底是老师们的课程有问题,还是中国的互联网有问题。”

mobile.twitter.com/Onebtcer/st
@archivebot

ghost boosted

学了个生僻词
hermaphrodite 扶她

ghost boosted

For #NitterizeMe, I can introduce a URL unshortener for most popular domains (bit.ly, t.co, goo.gl, etc.)
Being able to know where shortened links are trying to redirect you before visiting the site is something that could be useful?

ghost boosted

这段搞得我挺难受的,停了下来 

ghost boosted

@mammonyan 要是真的就好了!希望你掉一根头发消失的那一万个人里,我是其中之一。

ghost boosted

也不要忘记问问红旗漫。
你化了眼线你是不是基佬啊,你穿这么好看你是娘炮吗😄

ghost boosted

wait, so what, there is no api for #mastodon instances to reveal their character limit? why do both twidere and #pinafore think it's 500 when on cybre.space, it's 1024 (and used to be 512)?

ghost boosted

全球最大(之一)的分布式计算蛋白质结构预测/设计平台Rosetta @ Home现有针对新冠病毒的计算项目,家有游戏本的小伙伴可以考虑贡献一下个人算力

平台官网:boinc.bakerlab.org/rosetta/

图一:Rosetta @ Home平台简介
图二:Rosetta @ Home所使用的BOINC计算平台发推证实 tinyurl.com/wk4jlom
图三:(图二推文的链接)项目论坛管理员确认有在算新冠病毒 tinyurl.com/uddu37e

(注意设置任务上限——看图三论坛原帖似乎跑死了一台64G内存的机子

ghost boosted

病人请不要死在走廊上
员工请不要死在岗位上

ghost boosted

Han Americans 是 Americans,他们首先甚至唯一关注自己因武汉肺炎疫情遭到额外安检、小孩白眼这样的事,并且利用语言和渠道优势占掉大量版面,同时对中国政府在疫情当中表现出的愚蠢无能草菅人命视而不见。这是符合他们切身利益的。

ghost boosted

《非典幸存医护者现状:不是说不会忘了我们吗?》

这些非典时期冲在第一线的英雄人物,从骨干变为毫无用处的包袱,人生轨迹被彻底改变,他们没有得到掌声和赞美,反而不得不活在歧视和无力改变的经济困境之中。

我拍照的时候,有一个受访者对我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不是说,不会忘了我们吗?可是我们疼得下不了床的时候,大家人呢?”

当未知病毒侵袭人类的时候,我们采取了不讲条件的“全民动员”的方式将风险分摊于社会成员。当危机过后,那些曾经恪尽职守,在最危急的关头做出牺牲的人们,有没有得到精神上的抚慰?那些被无辜感染的普通人有没有得到全社会的理解和实实在在的物质帮助?

非典过后,我们做得并不好,但这一次,我希望能够有所改变。

mp.weixin.qq.com/s/xmKCG5_Fn7z

ghost boosted
ghost boosted

云南:公民进出公共场所须扫码 可对疫情追溯和监测
(注:微信小程序码)
xinhuanet.com/2020-02/14/c_112

紧急通知!深圳地铁将启动实名制乘车,暂停发售以下车票
mp.weixin.qq.com/s/YI8s1gmOeDn

好欸,大规模监控和科技公司垄断二重奏(
你们猜疫情过去之后会不会停下来?

ghost boosted

主:你看到pombom转的那条家破人亡的护士的消息了么?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个消息。
客:这有什么难的。你支持医护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罢工吗?
主:我支持。
客:那你的问题在哪里?
主: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没有罢工、在自己岗位上坚守、最后枉死、家破人亡的人。他们是英雄吗?他们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依然选择救人,这是勇气吗?
客:自我美化的勇气吧。
主:这种坚守没有任何意义吗?
客:没有。
主:可是,如果我是一个病人,我会真的很需要她。没有她我就会死。我会很感激她在。
客:如果她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她在可以罢工的前提下,依然选择留在岗位上,那才是个自由意志的选择,你应该尊敬她。否则,你会尊敬被枪指着给你做手术的人吗?
主:那她的死亡到底是什么呢?仅仅是利维坦的罪证吗?她的生命里美丽的、有尊严的、这个个人生命的逝去里令人痛苦的东西要怎么办呢?
客:这并不矛盾,承认善良和勇气,也承认在不认清外部非自由的环境时,善良和勇气始终是残缺的,甚至愚昧的。
主:那我到底该如何面对、如何记得、如何悼念她呢?

Show more
Fairground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